当前位置:首页 > 爱情小说
·爱情,就像握在手里的细沙
爱情,就像握在手里的细沙,越用力,沙流得越快……【一】她第一次见到林海逸,是在公司的会议上,林海逸是公司里请来完成一单护肤水广告case的摄影师。他们互相握手的时候,她看见他胸前晃动着一个十字架的链子。有一分钟的时间,她的视线停滞在那条链子上,久久没动。很早就听说过林海逸,在摄影圈里,他是比较有名气的,在法国正经八百地学了三年的摄影,回来后谢绝多家广告公司的高薪邀请,做着自由人。在杂志上看到他的作品,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我……嫁给你……好吗?
有一个女孩子,小的时候腿不利索,常年只能坐在门口看别的孩子玩,很寂寞。有一年的夏天,邻居家的城里亲威来玩,带来了他们的小孩,一个比女孩大五岁的男孩。因为年龄都小的关系,男孩和附近的小孩很快打成了一片,跟他们一起上山下河,一样晒得很黑,笑得很开心,不同的是,他不会说粗话,而且,他注意到了一个不会走路的小姑娘。男孩第一个把捉到的蜻蜓放在女孩的手心,第一个把女孩背到了河边,第一个对着女孩讲起了故事,第一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离别的那一瞬间
爱是迷茫的,命运是无奈的,可谓绚丽也可谓暗淡,等到将要离别的那一瞬间,一切的一切都成了一个永恒……窗外下着蒙蒙的雪辉约了梦在咖啡厅里谈事情,梦早到了,辉还没有来,梦一边张望着门口,一边搅拌着咖啡。辉和梦的相识是惬意的。梦喜欢雪,辉也喜欢雪。那年在雪山上,正是看雪的大好时节,当雪花从天空中飘落,梦望见了辉,辉也望见了梦,两人就这样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。辉和梦都是孤独的。梦是一个平凡的女孩,那份工作没能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眉宇的哀伤
(一)不知道怎样认识他的,也记不得怎样于千千万万人群里与他,相视,擦肩,回眸。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擦肩的那刻,看见他眼底的秘密。他眼里的那片海:看似波澜不惊,实则暗流汹涌。忧伤、孤独、落漠和冷傲。只是不知道温柔还在不在。擦肩而过,他身上的淡淡烟草的味道被风吹过,飘过我呼吸的空气。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在意他眉宇间的哀伤。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好奇他那或美丽或伤感或迷离的一切。为什么靠近他一点,心就痛一些。究竟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做完180道菜后就离婚
文/雍穆贝勒毕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,纵使伤得再深,恨得再切,哪经得起这样深的一吻,泯了今世恩仇,定了来世名分。宋斯如想,也许这是这辈子注定的劫难吧,告诉自己来世要是在碰到这样的困境,可不能再糊涂了。——题记一都说爱情有七年之痒的咒言。宋斯如掐指一算,苏菲雅出现的时候,自己和温婉的婚姻正好走到了第七个年头。宋斯如和温婉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那个时候,宋斯如28岁,温婉24岁。中间几乎没有任何的周折,一年之后便结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是谁先牵起的手
醒来。发现自己的手被12握在胸口,掌心向里,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跳。他睡得平稳,而我毫无睡意,想上网,于是想挣开他的手。才轻轻的一使力,他的手握得更紧了,象稀世珍宝般,把我的手掬在胸膛。不知道是谁先牵的手,总之,一觉之后,发现自己的手,就那么安静的,乖巧的躺在他的手中,自然得宛如呼吸。不忍心吵醒他,只能从新返回枕头边,静静的偎依着他,静静的发着呆,静静的任凭温馨流淌心田。记得有次和12去逛街,他非要我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蓦然回首时泪已风干
遇见他时,是都穿了白色的T恤,A城的街道不会很宽,但仍很整洁,我站在对面看他俯下身子对小孩子微笑,我的心突然觉得晴朗,手中举着数码相机,竟然好自然的去拍迎面走来的他,然后意识到了,不自然,低头对他打了个手势“对不起”,他却依旧微笑,然后看到他对我打手势“没关系”。我相信我当时的神情有点愕然,觉得,那么明朗的笑脸,怎么会,没有声音?遇见她时,她以相机对我,于是我向她走过去,然后看到她有点尴尬的放下相机,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明天 别再说你是我的女人!
(一)认识妍是在我与女朋友提出分手数月之后,但是我始终无法走出她的影子,我想她应该和我一样!但是我这个人追求尽善尽美的,所以在见到妍时,也没有特别的感觉,倒是让我记住了她!那是有次和朋友下午一块到一个女生寝室。中午喝了点啤酒,有点晕晕的感觉。飞是来泡妞的,他的女朋友就在这个寝室,而我那时因为失恋的阵痛是不屑与那些小女生交往的,我到那个寝室后第一件事就是想先找一张床让我躺下休息一下。寝室当时就飞的马子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那命中注定的爱情回来过
那些人群里,每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,亦悲亦喜我从不认为我可以遗忘,只是不可以说出。曾经的那些疼痛,如今已如抽丝般远离了我。所以,或许这个时候,我可以不带任何的伤感说出。我想我可以。某一个时间里,我把自己放置在一个自由的空间里,任由岁月磨砺,我的茁壮成长驱散了无数暗夜里萌芽的悲苦。我是健康的。每天升起的太阳洒满全身,没有丝毫吝啬,简单地彻底。我以为我可以这样一辈子下去,做那种平凡的随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·十二月的雪
文/雍穆贝勒南方的冬天一般都来的很迟,在北方下雪以后依然还是暖暖的。阳光很好,带些人性的温暖。安庆是不经常下雪的。因为是沿江的城市,所以气候很暖。只是雪,在这个时候落了下来,漫天飘来,柔柔的,没有声息。记忆顺江而下,眼前晃过的是一个又一个城市。繁华的、破旧的,都只是一瞬间的印象,很快便退去,变得模糊了。旅程是反向的,离北方的这座城市越来越远。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样子却越来越清晰。雪仍旧下着,落进时…… [查看全文]
 
关于本站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晋ICP备09009730号 www.zz6.org 喳喳乐,此处没有悲伤!